报名参赛
  • 《九龙图》—南宋墨笔淡色画里的形态美学

    2019/04/18 13:37:37

    来源:中国数字文创大赛

    作者:陈容(南宋)

  • 《九龙图》——【中国数字文创设计大赛】设计元素

    《九龙图》为南宋画家陈容的代表作之一,作为中国数字文创设计大赛的设计元素,展示了南宋时期墨笔淡色画里的形态美学。

    一、历史意义

    《九龙图》作为文人画和宫廷画之间过渡型的重要代表,画前后均有作者的题记,诗、书、画三者相结合,这幅《九龙图》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意义。

    同时,陈容的《九龙图》也是后来艺术家们画龙的经典范例,甚至影响海外,日本的龙画,即便是到了现代,也能在日本龙的形象中看到陈容《九龙图》的影子。

    二、作品故事

     在陈容的《九龙图》之前,龙的绘画形象在宋朝几乎已定形式,《宣和画谱》列有“龙鱼门”,《尔雅翼》中说:“俗画龙之状,有三停九似之说,谓自首至膊,膊至腰,腰至尾,皆相停也。九似者,角似鹿,头似驼,眼似鬼,项似蛇,腹似蜃,鳞似鲤,爪似鹰,掌似虎,耳似牛。”而陈容作为北宋院体画向文人画转型的过程中极具典型的文人画家,他关于龙的绘画艺术也在突破以往定式的过程中。《九龙图》创作于陈容五十六岁之际,即淳祐四年,也是陈容艺术创作风格成熟之际。

    陈容的画创作之时,也正值南宋末年,铁木真的蒙古铁骑已经在北方草原上崛起,纵横睥睨。而宋理宗却不听效仿海上之盟,无视臣子告诫,与蒙古结盟灭掉了两者之间的金国,此短视之举更是加速了南宋王朝的颠覆,南宋面对金国军队都是连连败退,更何况是比金更为强大的蒙古铁骑。而妄图以进攻蒙古来收回北方失地而盲目发起的 “端平入洛”之举更是葬送了南宋王朝最后一批精锐军队。在此危急之时,宋理宗宠信史弥远,致使“四木三凶”为非作歹,而忠君报国之士却连遭打压,南宋大厦危矣。此时陈容创作的《九龙图》亦是有着宣泄其在王朝末代的内心情感之意。

    三、艺术造诣

    在中国文化中,“龙”是象征着至高无上的图腾。从龙身人首的伏羲、女娲,再到“黄帝龙轩辕氏龙图出河”。世人对这个翱翔九天、腾云驾雾的神秘形象充满敬畏之前,常以此为精神寄托。

    《九龙图》卷首描画的是“天体云气生生流转”的波涛洪水汹涌的画面。这样画面应是寓指“太初”,即天地之初,也是“天变地异”的环境。而这正是陈容生活的南宋末年的处境。

    画作的主体物即为主人公——“龙”们在深奥的山崖地狱里多年沉潜,成了九匹“怨灵神兽”,然后,随之而来的故事是开卷画面,即为九匹“怨灵神兽”在“天变地异”环境中复活”,作为“创世纪的英雄”,向着“新天地”即“太极太初”之“回归”。

    所以,作者创作《九龙图》亦是借此抒发自己的思想情感,以龙之非凡的气势和神行变化无方,寓示自己远大的理想和精神追求。

    1.主体刻画

    《九龙图》的九龙形态各异,或攀伏山岩之上,怒目圆睁;或龙戏水珠,波涛汹涌;或游行于云空之中,雷电云雾掩映;或雌雄相待,欲追欲逐;此画讲龙的各类神态刻画的栩栩如生。

    而且,九龙姿态也是各不相同,第三“龙”是取高高地岩上向下俯视的姿态;第四、五、九“龙”是取“座”、“躺”、“倾”等态势;第六“龙”是取“跑龙”样式。作者在画中对九龙们的半人半神的体态和动作的刻画,代表其形象的人格化。

    2.技法

    《九龙图》中,画面是以湿墨和重墨润染,托衬出低面虚白的云水和“龙”体。这是借了马远的水、马麟的粗线,而其画水的样子又有对巨然《秋山门道图》山体的改装描出。山、石、崖、龙表皮之用笔,继承了李唐和范宽,特别是其铁索、麻皴等墨法。

    同时,第二卷里,立于岩上的“龙”样式似穿着铁铠甲的武士、英雄、怨灵兽那样,性格生动的浮雕体被描出。那些“龙”体是对郭熙的山体样式给予变容,以马麟的粗线把“龙”肉体的圆浑,于白黑反差之中强调出来,体势和量块被写实地描出并能感受到。“龙”爪勾是取了范宽《秋林飞瀑图》之树根状,在强调与夸饰中使用描出。“龙”肢体曲状等线描,是模仿了郭熙的山树法。又,云气造成的混沌的宇宙空间感觉,是用了淡色染、湿墨晕染,造出“玄惑”的、浪漫的“异境”之绘画美的效果。

    总之,陈容把南北宋水墨法之要点,巧妙地给予了继承和发挥;把特色的空间样式、雄奇的“龙”样相特点的表现表出达到了极致。

    四、关于作者

    陈容(1210—1260年)字公储,号所翁,为南宋画家。其诗文豪壮,画龙善用水墨,深得变化之意,泼墨成云,噀水成雾,信手涂抹,然后以笔成之。宝佑间名重一时,其代表作有《九龙图》、《墨龙图》、《云龙图》、《六龙图》等。

    《九龙图》是陈容的代表作,也是宫廷绘画与文人画过渡时期的见证者,而龙文化在中国也是历久不衰,从上古至今延续不断。而它作为中国数字文创设计大赛的设计元素,也借此将中国传统文化结合现代特征,带入寻常社会大众家。